关于我国船只经图们江口通海航行权利的历史、现实和出路
 
 


(本文是由国空海洋局发展战略研究所与东北师范大科学范东北研究 中心于1995年8月在北京联合举办的图们江通海航行权利研讨会会议上的一篇研讨文。文中较系统地历数了我国船只经图们江口通海航行权利睥历程,一个多世纪以来年沧桑变化,特别是近半个世纪出海航行受阴以及近几年的外交交涉和复航 试航历程,并对其解决出路提出了一些看法和建议。)

一、历史
(一)中国失去图们江口、日本海沿岸土地及海中岛屿
1.1860年11月14日(咸丰十年十月二日)清政府被迫与沙俄签订《中俄续增条约》(又称《中俄北京条约》)。其中第一条规定;"……此后两国东界,定为……自桦阿察河之源,两国交界逾兴凯湖直至白棱河,自白棱河口顺山岭至瑚布图河口再由瑚布图河顺珲春河及海中间之岭 至图们江口其东皆属俄罗斯国,其西皆属中国,两国交界与图们江之会处及该江口相距不过二十里。(见《中俄边界条约集》,商务印书馆1973年版,以下引文略)
2.第一次甚界。1861年6月28日(咸丰十一年五有二十一日)中俄签订了《中俄甚分东界约记》(又名《黑龙江定界记文》)作为《北京条约》的补充。其内"交界道路记文"中载:"……再由瑚布图河口会处及该 江口相距 不过二十里。"……图们江左边距海不过十十里,立界碑一个,碑上写俄国'土'字头,并写上界碑汉文"。在其"附一中俄乌苏里江至海交界记文"中载"……由瑚毕图(瑚布图)河河口起,边界沿位于珲春河与海之间的诸山行到图们江。此处仍是以东土地属我国,以西土地属中国。边界线在图们江入海处以上十十华里的地方紧靠图们江""……'土'(T)字界标设在图们江基岸,距图们江江口二十华里的地方。"在其"附近二一八六O年在中俄设立乌苏里河至图们江国界碑埔记"中表内各栏载明;"编号"7,条约规定界牌名称;土界牌所在地:高丽,界碑间之距离;离出海口19俄里4421/2俄丈,备注:同样的界碑立于图们江(当地人称高丽江)左岸沿海分长岭西段尽处,其西北有朝鲜城镇边梁子村位于图们江右岸与之遥遥相对,对 岸有许多小道由沿岸居民点通向我方(指俄方一一原条约文本注),并在与凰斯也脱湾有交通联系的盐场附近荡合。国界线由界碑沿江通向海边。图们江出海口之位置于1855年经巡洋舰"巴拉达"号的若干军官确定。其纬度为42.19'5',经度为148.18'42''(以费岛为0度)。

(二)吴大徽
为中国争得船只经图们江口自由出入权利
第二次勘界后,于1896年10月12日(光绪十二年九月十五日)中俄签订《中俄珲春东界约。其内载:
"一,图们江边'土'字界牌年久失毁,亟应补立,依据1861年(即咸丰十一年)所定交界道路记重立'土'字石碑。方象立碑之地,在该处山麓尽处江岸地方;此外顺图们江至海滩俄里十五里(计中国里三十里),戏直至海参口俄里十三里率(计中国里二十七里0。依此款,将1861年错立于离海口46华里(依约应为20华里)处的'土'字碑向海口方向前移至呀海口30华里处,为中国收复10余华里沿岸土地。"
"四,由'土'字界碑至图闪江口三十里与朝鲜连署界之江面海口,中国有船只出入,应与俄国商议,不得拦阴。巴大臣(指俄东海滨省巡抚兼理军务将军巴拉诺伏一一本文作者注)已将此条函商俄京总理衙门,俟有复音再行补书于记文之后。
列为正式文件一部分的俄京总理衙门于1886年10月12日的照会,"附;俄国关于中国船只出入 图们江口事的来照",内载;"命令本属各官,如有中国 船只由图们江口出入 者,并不可拦阴等原因……"
第二次勘界后形成的另一信文件〈中俄查勘两国交界道路记〉(1886年10月12日)中"查勘两国交界第一段道路记"中载;"……计新立'土'字界碑之地至天文台,俄里六十五里半,约中国里一百三十一里,图上红线俱顺分水岭为界,水向西流入图们江者属中国;水向东流入海者属俄国。自'土'字界碑以南,顺图们江至海口,计俄里十五里约中国三十里;陆路直量至沙滩末处,计俄里十三里四百五十五萨仁(一萨仁等于2.143米,合中国市尺6尺6寸一原条约文本注 ),约中国里二十七里有奇。"
竭141天之据理力争和耐心等待,吴大徵终于为中国委得决心要解决我国的日本海出海口问题。起初,原本想恢复位于波谢特湾(俄称厄克斯别的表海湾(内的罕奇一作罕西)港,《手书信稿·致张幼樵书》。但因谈判困难,此愿望未能实现《手书信稿·致阎丹初大司农书》。进而想把图们江作为两国公共海口,最后,实在不行,也要俄国允许中国船只自由出入江口《皇华纪程》。谈判中,经过激烈斗争,色共海口一事款果,但最终使俄方同意了中国船只出入 图们江的要求,并以照会形式列入会议文件的附件。这一结果令吴十分高兴:"余与巴使(指西拉诺伏一本文作者注)费尽唇舌,竭数月之力,始获此一电"。在"吉林海口均已归入俄界的"情况下,能"得此转机,虽不能作中俄色共海口,而珲春本地商船,渔船,可以自由出入,不必定向俄官司领照,较为方便。"
一《吴客斋先生年谱》,第150页
自此之后,我国船只一直依此条约经图们江口出海捕鱼,通商,其间否开辟了珲春一西水罗里(在此换乘轮船)一经新泻,元山一抵上海的近海航线。1938年发生"张鼓峰事件",日本人封江后,我国船只被迫停航。

二、现实

(一)五六十年代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苏联以向朝鲜运送军事物资名义修筑苏朝图们江铁路大桥(朝称友谊大桥),并修建哈桑铁路支线(海参崴至包得哥尔那亚0,遂以铁路,桥梁同朝鲜国土连接起来。对我船只航行构成碍航设施。
1964年中苏边界谈判时,我国政府代表团正式向苏广播提出我船只经图们江出海航行权问题。苏方说这不性于边界谈判范围,如中方认为有必要,可由政府另行提出,双方可以专门讨论。并说这个问题还涉及第三国朝鲜,需要进行三国谈判。
同年,我外交部向朝鲜正式提出这一问题,希望方予以同意,朝方签复说,朝认为中国航只通过图们江下游没有任何问题。
后来,由于中苏边界谈判中断,中苏关系破裂,此事也就被搁置下来。

(二)80年代前期我国学者,专家提议恢复图们江出海权
1984年东北师范大学,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等单位部分学者专家在"吉林省对苏开展地方贸易可行性研究"科研课题调研过程中,于1985年重双发现并向政府提出建议恢复我国图们江出海权,1986年底受到宦乡等同志重视,并将此事提到中央。
1987年3月和5月,受宋健同志委派,国家海洋局领导和海洋政策专家到吉林调研恢复图们江通海航行权之事,引起吉林省政府 高度重视。
1987年5月14日和20日,吉林省人民政府和国家海洋局先后分别向国务院提出关于恢复我图们江出海权的请示与建议。之后,吉林省人民政府又专门派遣代表和有关专家赴京汇报,中央有关部门和地方各界领导为此事做了大量工作。

(三)80年代后期,80年代初恢复图们江出海权问题的实如虎添翼解决与复航科学考察
1.正式列入中苏边界谈判议程,得到苏方重新确认。
1987年中苏重开边界谈判 后,经我外交部积极努力,在1988年10月第三轮中苏边界谈判中,中苏两国政府代表团就这一问题达成了书面共同记录,中国方面认炒,根据中俄有关界约的规定,中国船舶有权经图们江(苏称图曼那亚河)口出海航行。苏联方面表示,不反对中国航舶经图们江在其江口载我航行。但解决这个问题也需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同意。
2.朝鲜政府同意中国船 只经图们江口出海航行。
1988年11月,朝鲜外长金永男访华期间,钱其琛外长向朝方提出了中国航舶 经图们江出海航行问题。他说,根据〈中俄珲春东界约〉规定,中国船只经图们江出海俄国不得拦阴;在最近举行的中苏边界谈判中,苏方重新确认了中国方面的这项权利;现中方把这一问题通报朝方,希望得到朝方谅解。1988年1月,朝鲜外交部正式答复中方说,朝鲜政府同决中国船只在埸苏之间图们江域航行。至于航行时要遵守的秩序,要由朝、苏、中三国具体商定。
3.写入新约,在中苏(俄)方面得到解决。
在学中央、国务院的直接关怀下,经过外交部的积极努力,于1991年5月16日在莫斯科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中苏国界东段的协定》。在《关于苏国界东段的协定中》、缔约双方重新确定了两国之间的国界东段边界具体走向,特别是,苏方同意中国船只。(悬挂中国国旗)可沿协定有关界点以下的图们江(苏联地图为图曼纳亚河)通海往指定航行。并指出,此航行有关的具体问题将由有关各方协商解决。
这一协定于1992年3月先后经俄罗斯议会(1992年2月13日)和中国全国人大党委会(1992年2月28日)批准,正式生效。
4.中国方面成功地进行了两次经图们江河口通海的复航试航科学考察活动。
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亲切关怀下,经与朝鲜,俄罗斯有关当局交涉并取得其同意,国家海洋局和吉林省人民政府闸先徨于1990年5月和1991年6月举行了有专家学者参加的经图们江通海的科学考察活动。它正式表明;在中断52年之后,中国船只又恢复了图们江口并经此通往日本海的地航行活动。我国的这两次考察及1993年的环日本海航与顺访活动,取得重要的科学数据,具有重大,深远的社会效果与政治意义。

三、关于解决出路的几点设想
1.充分认识恢复图们江通海航行权对中国在领土主权,民族利益根本大计,经略海洋,国家安全,长远的经济社会利益等方面的重大战略意义,以及正确理解我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对此问题的战略决策,江泽民总书记在1995年6月第二次视察珲春一图们江地区时,曾做了重要题词;"开发珲春,开发图们东,发展与东北亚各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宋健同志1995年实发指出,图们江的开发是=贯彻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党的基本路线总战略中的一个战役。又说,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开放珲春打通图们江,建立新的对外开放战略通道,这个决心是坚定不移的。根据中央领导同声指示精神,我们要坚决贯彻中央的方针,意图,绝不可因一时的外交交涉困难,采取单纯经济观点,精神病用观点,而在实际上忽略长远大读报实施。
2.直面有关国家的一些观点,坚持恢复我国船只经图们江口通海航行的权利,对某些错误理论观点和歪曲历史与现实的看法,予以批驳和澄清。
3.利用当前有利时机加快边界勘量工作步伐,尽快同朝达成有关边界协定及同俄,朝签订图们江河口通航协定。
4.加强同有关国家的民间科学,经济社会,文化交流活动,多做有关我国图们江能航,建港方面的宣传与解释工作。
6.组织专家学者认真研究有关国家一些人提出的有关主张,观点,从国际法方面加以阐述。
7.向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汇报当前状况,为恢复我国图们江通海航行权利做好促进工作。
(1995年 陈才 袁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