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2023年国情概况及2024年展望

2024-04-01 14:48:48 点击数:806 收藏

作者:张鑫鑫,杨晓强

一、政局:选争激烈

随着大选临近,印尼各政治派别围绕备战大选特别是总统选举展开激烈的角逐。首先,基于现实利益,三大竞选阵营都不同程度地经历了分化与再组合。阿尼斯的“变革联盟”为争取传统穆斯林群体选票,放弃了民主党领导人阿古斯,转而拉拢民族觉醒党主席穆海敏与其搭档。民主党随后也投向了普拉博沃阵营。普拉博沃的“印度尼西亚团结联盟”易名“印尼前进联盟”,成员包括专业集团党、国民使命党等多个国会派系,占国会议席数最多,还吸引了数个国会外小政党加入。甘贾尔的竞选联盟是以民主斗争党为核心的竞选“大联盟”,追随者仅有国会中的最小派系建设团结党及国会外小党民心党。

其次,确立不同“政治品牌”,着重拉拢年轻选民。10月25日,三组候选人正式向大选委员会注册参选,施政纲领亦公之于众。阿尼斯“全体国民共享公正繁荣的印度尼西亚”愿景与普拉博沃提出“与‘印尼前进联盟’携手迈向‘2045年辉煌印度尼西亚’”愿景有着方向性差异,前者力主以变革实现公平正义,民粹主义色彩最突出;后者主张现行政策的延续和强化。甘贾尔设计了“向卓越的印度尼西亚前进:实现公正、可持续的海洋国家的快速行动”,采取对佐科政策采取相对折衷和模糊的态度。思想活跃、政治立场不确定性高的年轻人成为本届大选的主体。候选人通过社交传媒、主动回应年轻选民关切、打造易为年轻群体接受的个人形象等方式竭力拉拢该群体。

最后,佐科与民主斗争党的紧张关系对选情产生重要影响。2023年下半年起,佐科与民主斗争党的疏远迹象愈发明显。印尼政治观察家认为,普拉博沃与佐科长子吉布兰搭档,宣告了佐科与斗争民主党关系的终结。佐科志愿助选团队一边倒地站队普拉博沃,佐科幼子、印尼团结党主席卡桑和女婿、现任棉兰市长波比也都公开宣布支持普拉博沃。“佐科效应”显著拉升了普拉博沃的支持率,自2023年10月以来其支持率始终领先于另两组候选人。对此,阿尼斯和甘贾尔阵营努力守住他们在西苏门答腊、亚齐、雅加达、中爪哇等地的票仓并争取摇摆选民,试图把选举拖入第二轮投票。

二、经济:稳步复苏

印尼经济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疲弱以及低基数基础上的较快回升后,印尼经济已重回正常增长轨道。

印尼政府积极利用财政和金融手段,推出了一系列落实促增长、保民生的经济政策。其中,较突出的有以下几个方面举措:一是继续推进自然资源下游产业发展。二是积极帮助中小企业解融资之困;三是重视挖掘绿色经济潜力;四是多举措稳定物价和汇率;五是加大极端气候条件下的基本民生保障。

印尼经济保持较快增长,年增长率达5.05%。按可变价格计算,印尼GDP总量达20892.4万亿盾,人均7,500万盾,约合4919.7美元。所有产业部门都呈现积极增长态势,加工制造业对经济成长贡献最大,农林牧渔业次之;交通运输和仓储业增长最快,达13.9%。

内需成为经济成长的主动力。印尼经济持续恢复,就业形势向好,居民收入增长,通货膨胀维持在低位,对消费能力形成了支撑。消费者信心指数始终维持在120左右的高位,民间消费增势良好,对GDP的贡献率达到了53.18%。政府消费支出增长2.94%,与2022年的-4.77%相比增速反差明显。

大选前的政治气氛未影响投资者的热情。全年实际投资额1418.9万亿盾(约合947亿美元),同比增长17.3%,提前实现国家中期建设规划目标。外资占总投资的比例为52.4%,新加坡仍然是印尼最大的外资来源地。中国大陆和香港分列二、三位,对印尼年度投资总额为139亿美元。基本金属及制品业、交通运输与仓储业、通讯业、矿业获资本注入最多。印尼政府积极努力改善投资环境,简化投资审批程序,引导资本流向欠发达的广大外岛地区。

出口数量增长而价值萎缩。受经济复苏缓慢、需求不振以及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影响,印尼出口货物数量同比增加了8.55%,但出口总额(2588.2亿美元)要低于2022年。对不同国别和区域的出口额变动差异很大,对欧盟、东盟以及日本的出口暴跌超过20%,对韩国、印度和澳大利亚出口则迅速增长。在各商品类别中,占出口总额72%的加工制造业产品出口额虽然也下滑,程度却比预想的要轻。这是印尼政府推出扶持出口导向型产业、推动提升产品竞争力以及开拓非传统出口市场的成果。货物进口同样是总量上升而总值下降,机器和电子设备及其组件的进口额下降幅度最大。至2023年12月,印尼外贸已连续44个月出超。

三、外交:以东盟轮值主席国身份展现地区领导力

印尼作为2023年东盟轮值主席国,在面对地缘政治和经济层面的双重挑战,确定了“东盟至关重要:经济增长的中心”年度发展主题,首要意涵就是要使东盟在快速变动的世界格局中继续成为对于本区域、印太以及全球人民具有强“相关性”、重要性的地区。

第一,以强化东盟“中心性”和影响力为目标。印尼主导设计了东盟年度发展的三大路径:其一,保持地区和平与稳定,发挥世界稳定支柱的作用。其二,聚力经济合作,建设发展快速、包容性高、可持续性强的经济共同体。其三,着眼因应未来20年之挑战,改善东盟内部建设,提升能力和效率,向东盟2045年长远目标迈出坚实步伐。

第二,以增加区域经济韧性与活力为优先议题。印尼提出着眼于增强经济韧性和抵御外部不确定性,突出复苏和重建、数字经济和可持续发展主题,并协调东盟成员国在相关议题上达成多项共识。主要成就包括:一是推动东盟成员国市场的彼此更高程度开放,并协同增强抗风险能力,以利复苏和重建。二是把数字经济作为新的增长点。印尼带领东盟在无纸化贸易、普惠金融、跨境数据流动、数字经济协定等数字化转型关键领域取得显著进展。三是关注发展的可持续性。印尼积极将可持续发展纳入东盟系列会议议程。

第三,积极深化区域对外经济关系。作为高度外向型经济体,东盟与周边国家及全球性大国的经济互动越发紧密。印尼带领东盟以第42届和43届东盟峰会以及“10+1”“10+3”会议为平台,谋划区域经济发展和全球性问题的出路,推动经济合作迈出新步伐,与伙伴国达成90份合作文件和多项具体协议。值得一提的是,印尼称RCEP为“推动东盟经济一体化的至关重要举措”,指出东盟将因此走在全球经济复苏的前沿。

第四,试图寻求缅甸困局的新突破。印尼坚持要求缅甸遵守“五点共识”的立场,派出特使与缅甸各派别开展频繁的、不见诸媒体的“静默外交”。仅2023年前9个月,便与缅甸国内70个利益相关方进行多达145次接触。通过东盟外长会议、东盟峰会等多边会议场合,协同其他成员国向缅甸当局重申态度,传导压力。在第43届东盟峰会上,设立“三驾马车”非正式磋商机制,以助力缅甸乱局降温。印尼的努力斡旋,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增强了缅甸冲突各方的彼此信任,有利于局势的缓和。另一方面,较好地管控了东盟内部分歧,避免危机外溢对东盟一体化产生不利影响。

四、2024年印度尼西亚发展展望

佐科的内外政策或将得到延续。大选快速计票统计显示,普拉博沃以超58%的得票率赢得印尼大选。竞选期间,普拉博沃以“佐科接班人”形象示人,多次强调“连续性”是其政治议程的基石。分析人士认为,虽然军人出身的普拉博沃在性格、背景、行事风格等方面都与佐科不同,但新政府大概率会是“佐科3.0版本”,印尼有望在未来继续维持稳定与务实的政策取向。加里曼丹岛、吸引外资、重视基建、“下游化”等重大政策或将在下一届政府继续推进。

经济形势谨慎乐观。2023年印尼稳步增长势头证明了其扎实的经济发展基础,抗风险和复苏速度优于多数国家。印尼央行预计,2024年政府和私营部门的消费表现以及投资将继续增长,这与公共消费保持良好信心、大选的积极影响以及国家经济的持续性相一致。伴随这一增长,印尼2024年经济增长预计将升至4.7%-5.5%。

继续发展对华友好关系。中国与印尼友好合作的发展近年来格外引人注目,雅万高铁效益逐渐显现,中企积极参与印尼下游工业发展,双边贸易投资合作不断深化。此次大选无论谁当选,都会继续发展对华友好关系,两国携手为双边关系创造的强大共同利益基础和民意支持度以及共建中、印尼命运共同体的努力方向不可撼动。

来源:东盟参考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我的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新闻
  • 成员单位——重庆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简介
  • 成员单位——武汉市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简介
  • 国务院新闻办发表《新时代的中非合作》白皮书